homepage

面相

query app


古代也是一個看臉的社會

2016-04-03 | 3736閱

自古以來人們對臉就很重視。重視到什么程度呢?說了可能好多人不相信,明朝皇族見人,也是要化妝的。《茶香室續鈔》援引明朝文獻說:原以為皇帝的帽子,都用珠寶,但不用翠。可是也見過藩王家里有喜事,王爺頭上簪花兩枝的,還都是翠做的,即所謂翠花。一問內侍,才知道皇帝在后宮中也簪花。《萬歷野獲編》的作者沈德符說,他到都城,和太監們聊天,談到皇帝上朝前一定要在臉和脖子上撲粉,這樣顯得更加嚴肅。撲粉和嚴肅沾得上邊嗎?人家沒解釋。也許,是因為朱元璋長得不好看,子孫們試圖洗白,也未可知。

不過也真有不在乎自己臉黑的。這位是名人,王安石。有一天他哥們兒呂惠卿跟他說:“你臉上長黑斑了啊,告訴你個偏方,用芫荽洗洗,就能洗掉。”王安石說:“我臉長得黑而已,不是黑斑。”呂惠卿道:“芫荽也能把黑洗掉。”王安石笑了:“我黑是天生的啊,芫荽有啥用呢?”

男人臉黑點兒不是大問題,要是坑坑洼洼就有點兒麻煩。古人把出了水痘在臉上留下的疤痕叫“痘疤”,文雅一點的名字叫“天黥”。明朝有個文人叫徐渭,給一幅人物畫像寫贊,畫上這位是天黥。臉長成了這樣還得夸,真夠難為徐渭的。徐渭還真有轍,直接寫道:瓜啊瓠子啊又白又肥,只能做腌菜;松柏樹干多鱗片,卻是棟梁。看您的長相,必須得不是瓜瓠,是松柏……有這么夸人的嗎?

黥是一種刑罰,在犯人臉上刺字。尤其是在宋朝,運用得比較普遍,《水滸傳》里的宋江、林沖等人,都刺過。魏泰《東軒筆錄》講了個臉上刺字的段子:有個叫陸東的,通判蘇州,并且代理知府行事。他判了一個罪犯,需要流放,就在人家臉上刺了幾個字:“特刺配某州牢城”。

字刺完了,手下人提出不同意見:“領導啊,不對啊。這個‘特’字,意思是本不該這么干,但因為某種原因,破例這么干。你這不是說,他罪不至此,但迫于朝廷規矩只好發配嗎?這不是事實啊。這人本來就該發配,又來個‘特’,講不通,回頭上面該追究了。”

陸東一聽,嚇壞了,立刻把犯人叫來,重新刺字,把“特刺”二字,給改成“條準”了。倒霉的犯人,受了二茬罪。后來,有人向上級推薦陸東升官,上級一聽他的名字,就說:“陸東啊,知道知道,是不是蘇州那位在犯人臉上打草稿的?”

將軍的臉是如此重要,若是長得不給力,上陣殺敵,可能效果就要打折扣。《教坊記》和《樂府雜錄》都說到了臉的故事,綜合一下,是這樣的:南北朝北齊的時候,皇帝高歡之孫、蘭陵王高長恭“性格膽勇”,上陣殺敵,總是最先突入敵陣。就一樣不好,長得有點娘,臉孔女里女氣的,這多影響打仗的效果啊。高長恭想了個辦法,做了個大面具,臨陣戴在臉上,這回真是威風八面,百戰百勝。這就是面具的開始——后來,在一些需要雄壯之氣的音樂里,就出現了面具人。比如擊鼓,唐朝宮廷里的鼓手,都戴著面具,拎著鼓槌出場。

中國古代的四大美男,也是古人看臉的典型代表,類似的事情現在社會有很多,不勝列舉。(轉自守望藍天)

文:李嘉林

分享至Facebook分享至LINE
首頁 - 客戶端 - 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