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讀易經(第五十九卦)——渙卦

3.5萬閱  縮放:

渙卦解讀

五十九、渙卦

渙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59卦。風水渙(渙卦)拯救渙散,屬下下卦。這個卦是異卦(下坎上巽)相疊。風在水上行,推波助瀾,四方流溢。渙,水流流散之意。象征組織和人心渙散,必用積極的手段和方法克服,戰勝弊端,挽救渙散,轉危為安。

59.1  渙:亨,王假有廟。利涉大川。利貞。

白話

渙卦:亨通,由于君王親臨宗廟,禳災祈福。并利于涉水過江河。這是吉祥的貞卜。

解讀

渙,卦名。本卦為異卦相疊(坎下巽上)。下卦為坎,坎為水;上卦為巽,巽為風。風行水上,推波鼓瀾,四方橫流,所以卦名曰渙。渙,《說文》:“水流散也。”用以喻君王乘德教之舟,乘風破浪,公布四方。假,借為格,至。有,漢帛書《周易》作于。此處有亦用同于。

59.2 《彖》曰

渙,“亨”,剛來而不窮,柔得位乎外而上同。“王假有廟”,王乃在中也。“利涉大川”,乘木有功。

白話

《彖辭》說:渙卦,有亨通之象。由于九二、九五之爻分別為內外卦之主爻,像君王居位,大權獨攬,指揮通達,而且百僚守職,順從君王。“王親臨宗廟祭奠”,說明眾星拱衛,君王處于天樞之地。所說“利于涉水渡河”,比喻君王以“德教”為舟,破浪穿行,所向有功。

解讀

剛來而不窮,本卦九二陽爻,為剛,居下卦中位,九五陽爻,為剛,居上卦之中位,分居內外卦之主位,是中正其位而四向可通之象。像君王居位用權,安穩靈便。柔得位乎外而上同,本卦六四陰爻,為柔,居外卦之陰位(第四位為陰位),是柔得位而處于外。初六、六四陰爻,分別處于九二、九五陽爻之下,有柔剛相應之象,所以說“上同”。像百僚守職,擁戴君上。乘木有功,本卦上卦為巽,巽為木,下卦為坎,坎為水,乘舟渡水,平安無事。

59.3 《象》曰

風行水上,渙。先王以享于帝,立廟。

白話

《象辭》說:本卦上卦為巽,巽為風;下卦為坎,坎為水。風行水上,是渙卦的卦象。先王觀此卦象,從而享祭天帝,建立宗廟,推行尊天孝祖的“德教”。

《渙》卦并不是歷來易學界注釋的“渙散”,而乃“渙渙然”之義,它談的是如何發展壯大自己。它里面談了如何用“拯馬”來補救自己,如何不 失時機的“渙奔其機”,以及如何“渙其躬”、“渙其群”、“渙汗其大號” 、“渙王居”諸問題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可以說《渙》卦與《豐》卦沒有多大區別,也即皆言盛大無比之狀;所區別的是,《渙》卦探討的是如何通盤壯大強盛自己,而《豐》卦則著重于用武力去侵伐吞并其它鄰國。

59.4

初六:用拯馬壯,吉。

《象》曰:初六之吉,順也。

白話

初六:洪水突來,因而乘馬逃避,匆促跌傷,幸免淹亡之禍,吉祥。《象辭》說:初六爻辭講的吉祥,是由于初六陰爻居九二陽爻之下,有陰柔順從陽剛之意。像馬順從人意。

解讀

九二在險中,得初六而安,故曰:“用拯馬壯,吉。”“明夷”之六二,有馬不以自乘,而以拯上六之傷;“渙”之初六,有馬不以自乘,而以拯九二之險。故《象》皆以為“順”,言其忠順之至也。此爻是說為了壯大自己,不妨用壯馬補助自己的不足,這樣更利于發展壯大,這樣很吉祥。

59.5

九二:渙奔其機,悔亡。

《象》曰:渙奔其機,得愿也。

白話

九二:洪水奔涌,沖垮房基。性命無虞。不章中之萬幸。《象辭》說:蕩滌沖洗其污垢,恰是心中所愿。

解讀

渙,洪水。奔,借為崩,沖垮。(采沙少海先生說)。機,惠士奇《易說》謂當作兀。《說文》:“兀,下基也。”這里指房基。渙,《象辭》釋為沖洗,沖散。機,當借為跡,污跡。

此爻是說發展壯大自己,一定要抓住時機,不要錯過機遇,這樣才會消除悔恨。這里就是今天說的時不可失,機不再來的含義。

59.6

六三:渙其躬,無悔。

《象》曰:渙其躬,志在外也。

白話

六三:洪水沖到身上,幸免于難,尚可慶幸。《象辭》說:沖洗他的身體,說明其人志在教育他人,治理國家。

解讀

渙之世,民無常主。六三有應于上,志在外者也;而近于九二,二者必爭焉,故“渙其躬”,無所適從,惟有道者是予而后安。此爻是說發展壯大自己,首先要壯大自身,含有君王勤于軍政大事之義,只有這樣,才能沒有悔恨。

59.7

六四:渙其群,元吉,渙有丘,匪夷所思。

《象》曰:渙其群,元吉,光大也。

白話

六四:洪水沖向人群,然而十分幸運,由于人群聚集在山丘上,洪水只能淹到山腳,否則其后果是平常難以想像的。《象辭》說:沖洗大眾庶民,說明君王德教廣施,教化大行。

解讀

上九之有六三者,以應也;九五之有六四、九二之有初六者,以近也;皆有以群之。“渙”而至于群,天下始有可收之漸。其德大者,其所群也大;其德小者,其所群也小。小者合于大,大者合于一,是謂“渙其群”也。近五而得位,則四之所群者最大也,因君以得民,有民以自封殖,是謂“丘”也;“夷”、平也,民之蕩蕩焉,未有所適從者也。彼方不知其所從,而我則為丘以聚之,豈“夷”者之所思哉?民之所思,思夫有德而爭民者也。

群,人群。丘,山丘。匪,讀為非。夷,平常。匪夷所思,猶言不是平常可以想見的。光,借為廣。此爻是說君王為了發展壯大自己,不僅要壯大自身,壯大自己一個人,也要壯大整個群體,只有渙壯其群體,才能壯大無比;如果渙壯其群體,就象形成一個小土山那樣,到了這時,其壯大之勢,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那樣了。

59.8

九五:渙汗其大號,渙王居,無咎。

《象》曰:王居無咎,正位也。

白話

九五:洪水橫溢,沉沒國都,淹及王宮,牽好人員早巳撤走,沒有大的災難。《象辭》說:王宮沒有遭遇災難,由于九五陽爻居上卦中位,位尊且正,自然無災難。

解讀

渙汗,水勢盛大貌。大號,國都。渙王居,猶言洪水淹及王宮。此爻是說為了發展壯大自己,除了渙壯自己,渙其群體,還不妨更換其爵號,擴修其王宮,這樣也屬渙壯之例,它也沒有什么災禍。

59.9

上九:渙其血去逖出,無咎。

《象》曰:渙其血,遠害也。

白話

上九:洪水退去,憂患消除,但仍須警惕,加強防范,這樣就沒有災難。《象辭》說:有血光之災,走開,遠遠地走開,這樣就可遠離災難。

解讀

上九求六三,必與九二爭而傷焉;“渙其血”,不爭也;九二“剛來而不窮”,不可與爭者也。雖不爭而處爭之地,猶未免也,故去而遠出,然后無咎。

血,借為恤,憂患。去,清除。逖,通暢,警惕。出,產生。《象辭》以“遠害”釋此句,蓋其句讀有異。當理解為:“渙其血,去,逖出。”釋血,為血光之災。釋逖為遠。

這一爻有很濃的血腥氣味,也就是在以上幾爻的基礎上對外進行征伐了。這一爻是說在發展壯大自己,特別是在對外進行戰爭時,就難免有鮮血遠遠流出,這樣雖然殘酷,亦戰爭 之必然,這也不算什么罪過。

所屬專題:《為大眾解讀易經》(68篇)
中國文化中最有內涵的三個字
詳細
幾種常見又有效的辟邪靈物
詳細
數位能量學:數位組合+易經=生命密碼
詳細
解讀易經(第三十三卦)——遁卦
詳細
解讀易經(第十四卦)——大有卦
詳細
數位中的五行資訊
詳細
本命年的誤區
詳細
由手機尾號看人桃花運
詳細
教你如何用九宮飛星預測事情吉兇
詳細
五行相克如何化解?
詳細